「職場小主管」的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」-1111贏家數位學院
贏家數位學院首頁   贏家粉絲團 訂閱電子報
課程/講座 贏家名師 文章 影音 書刊 有聲無影 活動花絮 聯涯測驗
吳桂龍
姓名:吳桂龍
現職 : 中華人事主管協..more
最新情報
工作情報
職場情報
進修情報
創業情報
世界就是我的夢想職場♥
 
 
「職場小主管」的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」
  雖然事情發生已近半月了,但此刻,加繪子仍想藉著這個機會,和各位親愛的好朋友們從「南亞科技公司徐姓工程師疑似過勞死」這件不甚開心的新聞事件聊起,讓我們來聊聊「職場小主管」的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」吧。

 

    台灣的媒體環境,總是能讓喧騰一時的「新聞」,三五天後就成了乏人問津的「舊聞」,還好我們的觀眾們也早已被教育好,知道「新聞的淡去」與「問題得到解決」是兩回事。不同於以往的是,這個事件,因著家屬對勞保局的強烈控訴,以及輿論的擴大延燒,整件事竟有了後續的發展:中央單位已在107日宣布,即刻起進行全台高科技業「濫用責任制」的調查了。儘管對調查不抱期待,不過,既然結果尚未出爐,今天暫且先將相關話題放一邊。加繪子要請各位網友們換個角度,一起來談談那個長期重壓在各行各業中「中低階主管」身上的「責任巨石」。

 

    我相信大家其實很清楚,「職場過勞死」的新聞從來就不是「空前」的,當然也萬不可能「絕後」,換言之,先生更不是台灣職場史上唯一的案例。我也相信,在座的應該都會同意:哪裡沒有打著「責任制」的旗幟,讓「超時工作」成了合情合理還帶甜味的「人才培育」的公司呢?差別只在,「過勞」人皆有之,而「過勞到死」則登記有限。

 

    不瞞各位,當加繪子一看到徐姓工程師的職等位階──-29歲,進入職場第四年,剛被拔擢為七職等的小主管,心裡立刻OS:「難怪!」兩個字。加繪子真要說,各行各業(特別是資訊、傳播、廣告、公關、設計等舉凡「大量運用新興科技及創意專業」的相關領域)中,公司的中低階「小主管」真不是人幹的!信不信,這次被則新聞逼著現形的「責任制下的超時工作而致過勞死」之職場怪象,若攤開過往數據,其發生機率百分之八九十肯定全落在「小主管」這群朋友上。

 

    這其實很合理,因為職等很高的大主管熟悉的是部門的營運和管理,對於專案業務的進度通常只出一張嘴,不操不累當然不會死;此外,那些流動率很高、來來去去的新人菜鳥,多半只要逐項完成上頭交付的任務大家就很感恩,會操會累但也不會死。好了,所以公司就有一種人,他比新人資深一點,又比老人嫩一些,給他個小小主管職銜,薪水比菜鳥多給一些些,然後,他的工作是服侍老人、指導新人等「小事」之外,當然最重要的是將「接案、提案、專管、執行、結案」等整個公司所有員工的業務內容全都負起全責!很累很操,然後,不小心就死了。

 

    加繪子回首10餘年前在公關公司的日子,經常隔天公家標案要交件,當晚就得夜不歸營,加班到天亮。沒回家當然也沒洗澡,累了就在會議室蓋個毯子瞇一下,這種事早就司空見慣。當然,不是只有我,是整個標案team的伙伴。待過公關公司的都知道,提案用的企畫書,影印、裝訂、設計樣稿和參考附件,哪有假他人之手的,一切全靠自己搞,沒有外包。一群人熬夜加班,半夜聽到天花板隔層傳出耗子們賽跑的聲音,幾個累到快掛的女生連尖叫都懶。天一亮九點前,當一本本厚重的像砸死人的磚塊的企畫書終於生出來,大夥兒還是感動地要死,像領著上帝的恩膏,把企畫書驕傲地送到招標單位去。

 

    但是,送完企畫書並不是理所當然回家補眠,因為下午還有記者會,身為小主管的加繪子還必須帶起另一組負責記者會的team,趕到記者會的現場察看場佈的狀況,並進行行前的最後檢查。就算是一場再簡單不過的記者會,從進場場佈到結束時撤場,再回到公司盯著伙伴寄發事後新聞稿及活動照片,弄完都已經晚上七八點鐘。超過30個小時沒闔眼的結果是,當天回家靠在公車站牌等車的我,突然感到路上的行道樹都飄了起來。

 

    知道嗎?不是加繪子特別愛表現,也不是公關公司的員工比較卑微,親愛的,這麼說吧,職場裡有一種「外人永遠看不清楚」的區域,叫「責任制」區。在這個領域裡,基本上,老闆對於員工的「超時工作」是無須給予理由的,而員工對於老闆的「加班無酬」所採取的回應態度是概括承受,不,有時甚至是欣然接受。而這個區域的成員,最多就是前面我所說「進入社會幾年,有了一點工作經驗,上有老鳥教誨,下為新人做榜樣的小主管」,當時的加繪子是也。

 

    為什麼不抱怨生活品質太糟?因為大部分的小主管會自我安慰「委以重任是一種磨練,超時工作是為升遷做預備」;為什麼不抗議公司待遇太差?因為大多數的小主管會自我催眠:「撐過去,美好的未來就在前面,就像某某某前輩!」沒錯,這些小主管因為還年輕,多半對職涯抱持遠大理想,還沒有沾染老鳥的世故現實;也因為接近成家,多半對工作擁有高度需求,不致於模仿菜鳥的沒有定性。所以,他們是公司的中堅份子,是企業的中流砥柱,是整個產業的前進主力。

 

    然而,糟糕的是,小主管的夢想常常面臨破滅,小主管的熱情也多半在邁入三十大關左右面臨殘酷的考驗。原因是長期的嚴重勞逸不均,長期的過度壓力重擔,形同每天每天不停的受到刻蝕剝削!這也就是為什麼廣告公關公司的職員,除非有幾年後自行創業的規劃而苦撐下去,要不然,多半做了幾年便想辦法往企業跳槽,哪怕只是換得一個穩定又無趣的職位。

 

    我相信工作上要對「進度」與「成敗」負起全責的壓力,在任何行業都不會是輕鬆的事,加繪子絕對可以想見徐姓工程師每個月超時工作134小時的理由。一個三十歲不到的人,我相信沒有人是熱愛工作到可以犧牲生活中的其他一切的,徐姓工程師喊出的,是上不上、下不下的這種「小主管」的壓力與無助,是有人管、沒人幫的「中間份子」的痛苦與無奈!

 

    這次的事件該讓所有的企業主及人資部門的高層們好好想想,既然口口聲聲強調選才、用才、育才、晉才、留才的重要,就應該思考如何透過制度或人力方面的支援,為小主管分憂解勞,以期讓他們有更大發揮的舞台,並順利養成其下的小小主管。善待小主管,切莫磨損了他們的熱情,毀滅了他們的理想,大家都很清楚,老的遲早會退休,新人可以隨時招,只有這些人不能常常換,有他們在,公司才能更有前景更有發展。

文章來源:工作+社群論壇

合作方式說明   你的英文 有台味嗎?